原題:毛澤東:海軍買屋要搞好,使敵人怕
  楊肇林
  1975年5月2日晚11時至3日凌晨,毛澤東主持中央政治局會議,這是他最後一次主持餐飲設備政治局會議。他同到會的政治局委員握手交談,先是握著陳永貴的手說:“你和吳桂賢搬出釣魚台好。釣魚台沒有魚釣。”
  這不是一般的寒暄。當長灘島時,“四人幫”經常在釣魚台國賓館進行活動,毛澤東的話,實際上是他隨後在會上尖銳批評江青等人的一個開場白。
  當毛澤東握著蘇振華的手時說道:“哦,蘇振華!”說著戴上眼鏡仔細端詳了一會兒,語重心長地說:“海軍要搞好,使敵人怕。”隨京站美食即伸出小姆指,不無遺憾地說:“我們的海軍只有這麼大!”
  5月8日,蘇振華立即向海軍黨委傳達了毛澤東的指示,組織海軍禮服會同有關工業部門研製《海軍艦艇十年發展規劃》。5月22日蘇振華寫信向毛澤東報告:
  五月八日,我根據個人追記,向海軍黨委常委傳達了主席五月三日晚對海軍的指示。昨晚政治局同志學習主席這個指示時,發現我追記的有些出入,根據核對記錄,主席指示為:‘管海軍靠你,海軍要搞好,使敵人怕,我們的海軍只有這樣大。’是否準確,請主席審示。我們擬將主席的這個重要指示向海軍部隊和有關工業部門傳達,是否有當,請指示。主席早在一九五三年的一次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就曾指示,要有計劃有步驟地建設一支強大海軍。但是,海軍建設經過二十多年時間,現在仍然很小。目前,我國自力更生建成了相當規模的造船工業基礎,可年產五萬噸左右軍用船隻,並將逐年提高造船能力。我們一定要遵照主席指示辦,努力把海軍各項工作搞好,力爭在十年左右建成一支較強大的海軍。
  毛澤東看信後,甚為欣慰,在23日批示說:
  同意,努力奮鬥,十年達到目標。
  中共中央辦公廳將毛澤東的批語和蘇振華的信作為1975年第146號文件印發全黨。建設強大的海軍,是中國人的百年願望。1949年以來,全國上下,努力奮鬥,取得了可喜的進步。
  1973年9月21日,渤海遼東灣。太陽升起來了,“09—1”型魚雷攻擊核潛艇、“051”型導彈驅逐艦、“053”型導導彈護衛艦、常規潛艇、“037”型獵潛艇以及導彈快艇、高速護衛艇、掃雷艦的桅桿上,同時升起了國旗。
  集結在這裡的是60年代以來,中國自己研究、設計和建造的海軍第一代主戰艦艇,是幾十年間海軍指戰員、科研、造船部門和全國各方面專家、工人奮鬥的成果。
  水兵們在甲板上站坡,以海軍的隆重禮節,迎接中央軍委副主席葉劍英,軍委,各總部、國防工辦和有關工業部的領導同志,來到軍艦上。
  海上西南風三級,水波粼粼。軍艦啟航,將要進行導彈實射,請首長檢閱。
  14時20分,軍艦進人戰鬥航向。
  14時30分,戰鬥信號旗升上桅頂。
  艦長髮出口令:“前右管導彈發射!”
  前發射架右管在右舷順利發射導彈一枚。
  導彈帶著桔紅色的尾焰,貼著海面疾飛。一會兒,傳來命中目標的報告。
  15時30分,後發射架右管在右舷又順利發射導彈一枚,同樣擊中目標。
  第二天,12時25分,軍艦在預定海區,又齊射兩枚導彈,都準確命中目標。
  葉劍英十分高興,向所有參加建造工作的同志和水兵祝賀,鼓勵說:“核潛艇、導彈驅逐艦都造出來了,人民感謝你們!全國各地、各方面努力貫徹毛主席指示,自力更生,大力協同,實行三結合,建成了這些新型艦艇,加強了我們的國防力量。”“你們要來個猛進,要趕上去。猛進才能趕上。你們要努力,趕上和超過敵人。”
  葉劍英向蘇振華等指示說:“今天看到的幾型艦艇,證明瞭我們科研人員、工廠職工、使用部門三結合方向是正確的。蘇振華在這裡留兩三天,準備研究一下以後的做法。各工業部的同志要參加研究。昨天晚上,我請示總理同意,要做到第一生產不斷線;第二全國配套、協力不散伙;第三定點不要變。希望大家努力協作,為完成毛主席的指示,建設強大的海軍而努力。”
  從1864年上海江南製造局開辦、1865年馬尾造船廠開辦,中國多少仁人志士發奮圖強,一心想製造出自己的軍艦。他們深深懂得“海疆非此,兵不能強,民不能富”。“必使中國水師可以使樓船於海外,可以戰夷船於海中,庶幾有備無患”。19世紀80年代,馬尾船政學堂第一屆畢業生魏翰等人根據英國圖紙,製造出中國第一艘巡洋艦“開濟”號。隨後又建造了“鏡清”號、“寰泰”號巡洋艦。與當時從外國購買的軍艦比,更為堅利靈快。從1866年到1907年的40年間,馬尾造船廠仿製和自行設計建造了44艘軍艦和商船。中國最大的造船廠上海江南造船廠在1914年曾建造了排水量800噸的“永建”、“永績”號炮艦,1927年至1937年的10年間,也建造了“逸仙”號護衛艦,“平海”號巡洋艦等。可是,抗日戰爭勝利後,除修理艦船外,卻幾乎沒有建造過一艘艦艇。
  人民海軍建立之初,只有國民黨海軍起義和我軍繳獲的艦船183艘,約4·3萬噸,加上其他接收、徵用、打撈、購買的舊船223艘,約9萬噸。這些中小型艦船,多由美國、日本、英國、法國、德國、加拿大、荷蘭、澳大利亞等國家建造,而且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和大戰前製造的,有的還是清朝末年我國江南造船廠建造的,都早已超過了規定的服役期限。
  海軍亟需新的艦艇!
  50年代,蘇聯給了中國寶貴的援助,提供一些小型艦艇裝備和技術資料,派遣專家來華幫助仿造,促進了中國艦艇製造水平的提高。
  1952年9月,海軍建立艦船修造部,由總設計師徐振騏主持,自行設計,在江南造船廠等工廠建造50噸、75噸的第一代、第二代巡邏艇等,到1955年共建造了236艘,解決了當時沿海護漁、護航和解放沿海島嶼戰鬥的需要。徐振騏是1925年馬尾飛潛學校第二期畢業的,30年代為國民黨海軍派往國外監造訂購的軍艦。新中國成立時,他和許多中國造船專家一道,參加人民海軍的建設。1952年被任命為艦船修造部設計室主任、總設計師。60年代,協助指導設計中型、大型水面艦船,做出了積極貢獻。
  1960年起,海軍設計、試制排水量100噸的第三代巡邏艇,取得成功。
  1959年開始設計、建造適應中國海區作戰需要的排水量300噸的獵潛艇,經過幾年努力,達到了建造小型艦艇的先進水平。
  1960年,開始研製、建造小型登陸艇。70年代,研製具有先進技術水平的大型登陸艦。
  早在1960年,海軍就開始了導彈驅逐艦的研製,因國民經濟的暫時困難而下馬。1965年,隨著核潛艇研製重新上馬,為了適應未來遠程運載火箭試驗時護航的需要,導彈驅逐艦的研製也重新上馬。1968年12月開始建造第一艘“051”型導彈驅逐艦,1972年12月編入海軍序列。
  1969年5月,開始自行設計、研製和建造具有遠航能力的常規動力潛艇,取得成功。
  1960年,組建海軍專用飛機研究機構,開始研製海軍專用飛機,試制適應中國海洋特點的“水轟—5”型水上巡邏轟炸機。
  1968年,自行研製導彈護衛艦。
  1970年12月26日,中國第一艘核潛艇下水,1974年8月1日編入海軍序列。
  經過20多年的奮鬥,由仿製到自行設計、研製,建造了適應今後一個時期的主戰艦艇,但同世界先進水平比,無論是數量、技術性能,都還有相當大的差距。
  中國的導彈發展迅速,“東風五號”洲際彈道導彈需要做全程飛行試驗,由中國本土發射,濺落南太平洋某一海區。選定試驗靶區,發射時進行海上測量,落區警戒,回收試驗數據艙,需要一支龐大的專用船隊和強有力的護航艦隊。
  主測船、遠洋調查船、拖船、打撈船、油水補給艦活期有關設備,都需要加緊建造,被稱作“718工程”。
  1974年,為加強代號為“09”的核潛艇工程和“718”工程的領導,中央決定,蘇振華擔任領導小組組長,餘秋里、周希漢、方強、錢學森任副組長,加強統一領導,堅持大協作,改善科研、生產、使用的三結合。加快工程進度。
  1975年6月18日,海軍會同六機部向國務院、中央軍委聯合上報了《關於海軍艦艇十年發展規劃的請示報告》。對海軍的作戰指導思想、艦船裝備的建造方針、裝備生產、造船質量和配套問題等七個方面都作了規劃,強調“海軍裝備應以潛艇和中型導彈驅逐艦為重點,大、中、小相結合,齊裝成套”。雖然,由於諸多原因,這個規劃不完善,但無疑對海軍建設起了促進作用。
  毛澤東生前再次號召建立強大的海軍,努力奮鬥,十年達到目標。鼓舞了全體海軍指戰員和艦船建造者們。
  美國亞歷山大海軍研究中心的戰略研究員布魯斯·斯旺森在他的專著《龍的第八次航行》里寫道:明朝初期鄭和的“七次偉大航行使得中國的海上力量向南進入了印度洋,繼而抵達非洲。”今天“重建中國海上力量的道路,是龍的第八次航行”。
  1980年5月。
  南太平洋,南緯7度0分,東經171度33分海域。
  赤橙黃綠青藍紫,
  誰持彩練當空舞?
  大洋上,水與天齊,萬丈祥雲高布,一支中國海軍艦隊際天航行。
  6艘中國造“051型”導彈驅逐艦以及遠洋調查船“向陽紅5號”等海軍和國防科委的18艘艦船、4架艦載直升機,總噸位達17.4萬噸。共5360人,組成特混編隊,第一次來到南平洋。全世界所有敏感的神經都對準了這一海:區。
  1965年國家批准了“八年四彈”規劃,確定從1965年到1972年的8年間研製四型導彈,其中遠程運載火箭,通常稱為洲際導彈的“東風五號”,射程超過1萬公里,可以覆蓋大半個地球,具有很強的戰略威懾力。當著中國受到核訛詐和侵略威脅的時候,毛澤東曾經說:中國沒有洲際彈道導彈,我睡不著覺啊。
  1971年9月,中國的第一顆洲際彈道導彈發射成功,直上雲天,毛澤東批准了向大洋發射遠程運載火箭全程試驗方案。這次航行,將為這一戰略工程划上圓滿的句號。這是一次和平的戰鬥航行,是新中國海軍30年建設的總結,是重寫中國海軍歷史的髮端。
  編隊指揮員兼政詒委員劉道生站在旗艦高高的艦橋上,整個編隊盡收眼底。幾天以前,動員令已經發佈:“勝利完成編隊所擔負的任務,是對過去海軍建設的全面檢驗,是對今後海軍建設的有力推動,它將在我人民海軍建設史上寫下光輝的一頁。全黨和全國人民在期待著我們,為了黨,為了祖國,為了人民,為了國防現代化,奮勇前進。”
  4月28日、5月1日,18艘艦船分三個波次陸續起航,第一波:“向陽紅10”號、遠洋拖船“T710”,於4月28日由舟山東亭山洋面起航;第二波:導彈驅逐艦“132”、“131”、“162”、“向陽紅5號”、“遠望2號”、“J302”、“T830”、“X615”,於5月1日10時由東亭山洋面起航;第三波:導彈驅逐艦“107”、“106”、“108”、“遠望1號”、“J506”、“T154”、“X950”、“德躍”輪,於5月1日14時自舟山東亭山起航。保持無線電靜默,隱蔽航行。5月2日過琉球群島,從日本宮古島以東過宮古海峽,直轉南下,經過菲律賓海峽,從美國托管的雅浦島以西,穿羅加林群島,跨越赤道到達南太平洋,駛過幾內亞的聖馬提阿斯,抵達預定海區的任務展開點。整個航程可說是“八千里路雲和月”。把用來封鎖中國的所謂“第一島鏈”遠遠拋在身後。
  編隊航行大洋上,寰宇澄清,大水浮天,浩淼無極。
  軍旗在頭頂“啪啪”作響,戰鬥信號旗升上了桅頂,各艦相繼轉向,變換隊形,進入戰鬥航線。
  從5月2日,日本飛機飛臨編隊上空偵察起,美國、澳大利亞、新西蘭等國家緊急調整偵察部署,派出飛機、艦船跟蹤監視,對火箭發射進行偵測。天上的客人己有94批次,103架飛機了;海上有不少於12艘外國潛艇,軍艦,偵察船迫近編隊。臺灣也派出了偵察船隻。
  “大路朝天,各走一邊”。編隊威風凜凜,按自己航線前進。
  5月8日,衛星導航儀的顯示屏上,緯度顯示“000”:赤道,地球的南北分界線!
  時值正午,驕陽當頂,海天一色。艦艏衝激起波浪,向兩舷展開,一層一層,一浪一浪,向遠方擴展,越擴越遠。
  “嗚——”一聲汽笛長鳴,“嗚——”又一聲汽笛響起,彼呼此應。剎時,整個編隊,汽笛齊鳴,在海洋上迴旋激蕩。水兵們以自己特有的方式,宣告跨越赤道,來到了地球的另一面。
  一個水兵靈機一動,脫下自己的鞋子,丟下赤道海洋,歡快地宣佈說:“我的腳印,永遠留在赤道上!”
  在航海日誌上,鄭重記下這一有歷吏意義的時刻:“1980年5月8日12時,我艦跨越赤道。”
  大洋之上,已久違了從中國本土遠航的艦艇編隊。
  自15世紀鄭和寶船艦隊下“西洋”以來,五百年過去了,中國水面艦隊又第一次跨出島鏈,第一次越過赤道,中途不停靠任何國家港口,全憑自己實行海上油水補給,而且是執行如此敏感的任務,無怪乎全世界都瞪大了眼晴註視這裡。
  5月9日,新華社受權發佈公告,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將由中國本土向太平洋以南緯7度0分、東經171度33分為中心,半徑70海裡圓形海域範圍內的公海上,進行發射運載火箭試驗。.
  世人的註意已由猜測轉為關切。為此興奮者有之,表示反對的也不乏其人。
  中國編隊的出現,使這一片荒漠的海區,變得像鬧市通衢一樣。每日晨昏,總有幾個國家的飛機定時飛臨頂空作例行觀察。還有無數看不見的電波,各種遙測裝置,都盯著這一海區,對準我們每艘艦船。
  隨著火箭發射日期臨近,“好奇者”越來越多:特別是澳大大利亞驅逐艦“吸血鬼”號,教練艦“賈維斯灣”號,新西蘭測量船“莫洛韋”號,一直迫近中國火箭回落區活動。“莫洛韋號”幾次試圖駛進試驗海區。
  中國108號艦艦長劉子庚命令向來艦發出信號:“請不要駛入我艦作業區。”
  劉子庚是新中國第一代導彈驅逐艦艦長,密切註視“莫洛韋”號的反應。
  “我有權在公海自由航行。”回答頗不友好。
  “莫洛韋”號突然轉向,插到108艦左前方,隨即升起信號:
  “我艦機械故障,失去機動能力。”
  按照國際航行避碰規定,必須避讓左舷船隻。“莫洛韋”號想利用這一規定,趁108號艦規避的空隙,插入試驗區。
  劉子庚眼明手快,果斷地下達舵令,從“莫洛韋”號右舷掠過,保持在原定航線上,阻擋住它的插入。
  劉子庚命令:“再發信號。”他字斟句酌地口授:“中、新兩國人民是友好的,為了你船安全,請不要駛入我艦作業區。”
  善意被理解了,“莫洛韋”號放下橡皮艇,送來了他們的船徽、船史資料和一頂紅白相間的船員帽,表示友好,並提出要求:“可否允許我船船長訪問貴艦?”
  火箭即將發射, “莫洛韋”號變得焦躁起來,多次試圖向試驗區里航行。108號艦如果實行堵截,稍一不慎,就會引起碰撞,影響完成成警戒任務。
  劉子庚認為邀請“莫洛韋”號客人上艦是唯一可行的選擇。在火箭發射時,萬一發生糾紛,也便於當面磋商。
  “莫洛韋”號客人來到108號艦,賓主舉杯,共祝和平。
  與此同時,106號導彈驅逐艦也與澳大利亞“賈維斯灣”號教練艦進行了友好的交往。
  當108號艦歡宴新西蘭客人的時候,從中國本土發射的遠程運載火箭,橫跨南北半球,飛越6個時區,如同“火鳳凰”挾九天風雷,倏忽閃電,飛臨上空。10時30分,準確濺落預定水域,數據艙也隨之降落大洋之中,釋放出染色劑,把海水染成綠茵一片,格外醒目。
  3分鐘內,海軍航空兵的艦載直升機發現了數據艙,負責打撈的“172”號艦載苴升機向數據艙方向迅速飛去。
  烏雲滾滾,太雨陣陣,飛行員郭文才果斷地降低飛行高度,穩穩地把飛機懸停在離海面30米的高度上。
  早在艙門待命的潛水員劉志友順著繩梯下到海面。
  飛機的旋翼,在數據艙周圍海面掀起了八級風浪。劉志友奮力向數據艙游去,他一心想著撈起數據艙。完全忘記了投放防鯊劑。他撲向數據艙,手腳並用,緊緊抱住,迅速掛上吊鉤。直升機將他們吊起。全部過程,5分20秒!
  急急趕來的一架美國飛機,望著中國飛機冉冉飛向指輝艦。只得低掠海面,舀起一桶被中國人染綠了的海水,匆匆離去。
  1980年6月1日、2日,編隊凱旋上海。
  新中國海軍從此邁出國門,走向大洋。外國新聞媒體報道說:中國海軍正在成為藍色海軍。國際上把在大洋活動的海軍稱作藍色海軍。中國海軍跨出了重要的一步,繼續解纜遠航。  (原標題:毛澤東的最後囑托:要搞好海軍 使敵人害怕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o35jofjry 的頭像
jo35jofjry

弦子

jo35jofj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